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中医药工作纪实

2016-12-28 18:29:21      阅读数量:187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了今后五年中医药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重重部署,是党中央对中医药列入全局的思考;密集行动,彰显着中医药人开拓创新、奋发进取的决心。

当屠呦呦研究员获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实现中国本土科学家获诺奖零的突破,中医药受到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

里约奥运会、G20峰会以及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等国际重大活动中都掀起了“中医药热”,中医药以其独特的作用,在世界健康的大舞台上魅力尽显。不久前,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昭示中医药在国家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并将真正为中国形象代言。中国外文局对外传播研究中心开展第四次中国国家形象全球调查,结果显示,中医药首次被认为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元素。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医药工作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发展大局,找准发展定位,主动融入“五位一体”总布局,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健康权益作为工作出发点和落脚点,统筹推进各项工作,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率和显示度明显提升。

正如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所说,在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过程中,中医药在普及健康生活方式,在“治未病”、重大疾病防治、康复以及完善健康保障方面都能发挥重要作用,在建设健康环境方面,中医药也具有优势。目前,中医药全系统正在学习领会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基本内容,不断转化为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的新思路、新办法和新动力。

乘风破浪

法律为中医药振兴发展保驾护航

从地方到中央,从提议到落实,一部中医药法坎坷三十载,让整个中医药界魂牵梦绕,终于在本届中央领导任期写进现实。中医药法将党和国家关于发展中医药的方针政策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为早日实现“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的伟大目标夯实了法律之基。

“中医药的春天来了!” 国医大师唐祖宣连任多届全国人大代表,在30余年的代表生涯中,他共提出有关中医药事业的议案、建议403件,为中医药立法工作做出大量基础工作。如今看到这部法案出台,他难掩喜悦。

国医大师孙光荣自上世纪80年代初就多次参加中医药法初稿的研究与讨论。“这部法是30多年来几代人的接力,多少领导和学者为此付出了智慧和心血。直到党的十八大以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对新形势下卫生与健康工作提出的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中,重申‘坚持中西医并重’,国务院连续发布了几个有关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文件和纲要,加速这部法的立法进程,让中医药事业发展站上了新的起点。”

“中医药法是一个划时代的法,具有里程碑意义。”6次提出立法议案,多次参加调研,3次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院士说,自己心情无比激动。

“党和国家发展中医药的坚定决心不变,特别在全国卫生健康大会之后,出台这部法律,不仅推动卫生事业发展,还吹响了中医药发展的号角。”甘肃省卫生计生委巡视员甘培尚关注到,这部法对中医药行业自身加强管理、依法执业、依法建立健全管理体系、服务体系等提供法律依据。

中医药法为中医药振兴发展保驾护航,也呈现出符合中医药特点的发展形势。

张伯礼认为,本法内容全方位保障了中医药事业发展,其中对中医执业医师资格的“松绑”,更是有利于中医药传承创新。对中药保护方面采取扶持与规范并重的措施,保障了中药材质量。

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举例解释“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比如执业医师资格认证不再唯学历文凭,经典名方报批流程更加简单,更加遵循中医用药规律。他说,“中医药法为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中医药大学要主动应对国家战略,培养更加适合中医药事业发展所需求的人才,关键是以问题为导向,培养能解决临床需求和中医药发展中关键技术问题的人才。”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学系副主任杨逢柱从微观层面分析了《中医药法》,他认为,中医药法对影响中医药事业发展和人民群众关心的重大问题进行了制度创新,特别是在中医药定义、中药饮片炮制和加工、中医药传承文化传播等进行详细规定,对完善中医药服务体系、推动中医药标准建设有重要作用。

党和国家对中医药事业发展的顶层设计已经拟定,中医药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中的战略性地位逐渐凸显。中医药系统将百倍珍惜、精心维护中医药来之不易的好形势,一以贯之地推进中医药振兴发展,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为指导,全面落实依法治国方略,自觉把中医药工作放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来谋划,尽心竭力做好各项工作,努力把中央领导同志为中医药勾画的美好蓝图变为现实,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新的篇章。